提高土地综合效益,促进可持续发展

—— 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市人民政府关于全市“十二五”

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建设情况的报告》侧记

“市政府对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工作一直很重视,工作抓得比较好,有意识、有特色、有成效。”“成效非常好,但要注重整地质量和效益。”在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审议《市人民政府关于全市“十二五”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建设情况的报告》时,常委会组成人员对我市“十二五”期间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建设情况给予了肯定。 

透过《市人民政府关于全市“十二五”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建设情况的报告》,常委会组成人员了解到,我市“十二五”期间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具体包含农村土地开发整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简称增减挂钩)和历史工矿废弃地复垦利用三项工作内容,其中:“十二五”期间全市共申请土地整理项目170个,共申报增减挂钩项目39个;我市于2013年9月启动工矿废弃地复垦利用前期工作,正在开展项目实施方案编报、落实项目建设资金、依法确定建设单位等前期工作,争取早日开工建设。

面对土地整治难度加大、资金保障压力增大、项目集中打造度不够、少数项目实施效果不够理想等压力,如何进一步做好我市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审议报告时,常委会组成人员纷纷提出建议和意见。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陆振华建议:一是要高度重视项目,以项目为依托争取更多政策更多资金,进一步搞好农村土地整治工作;二是要加强土地利用,不能为整治而整治,要加大对已整治好的土地的综合利用;三是要搞好土地管护,在日常管护上下功夫,最大限度提高土地整治的综合效益,促进可持续发展。

“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存在核心区与非核心区投入比例失衡的问题。”刘虹副主任直言不讳地指出问题,并建议:在整治过程中应实事求是,注重质量、重视效益、重视标准的提高。

“中国农村土地的发展已走到‘阶段性’状态了,下一步如何规划、改革农村土地,如何产业化发展农村土地都要认真思考。”范崇宁副主任感慨地说道。“没有完成规划的目标,规划与现实脱节,土地整理项目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陈厚生委员对此也深有感触,他建议:要制定“十三五”规划,对项目完成情况,资金完结情况进行总结,专题向市人大常委会报告。郑学忠委员也建议:因地制宜,统筹规划做好“十三五”的规划编制,严格整治项目实施质量监管,严格验收竣工评估,严格落实管护措施,确保工程设施长期发挥效益。

为此,刘鹏翔委员也就规划等问题提出多项建议:一要以全域规划,科学引领新型城镇化用地格局加快构建。二要以统筹协调,促进农村土地整治长效机制健全完善。三要以尊重主体,切实维护农民群众切身利益。

陈华委员认为,土地增减挂钩目的上是为了占补平衡,但实际操作中都存在形式主义,没发挥耕地的效果。与国家的投入巨大相比产生的经济效益较低,应投放在其他更有价值的民生项目中。但土地整治后仍撂荒,农民未种地仍有补贴等问题,应从顶层设计上引起重视。陈华委员的发言引起了陈克兰委员共鸣,她说:“顶层设计与地方需求并不相适应,实效性并不大,应向上反映。地方更在乎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而改良土地的工程有一些可能是无效的、破坏生态的短期工程,应深入基层调研予以修正。对废弃工矿区的恢复、滩涂等最需要整治,应综合考虑避免浪费。”

长期与农业农村打交道的陈明委员则建议市政府在下一步工作中要进一步抓好项目绩效推进,争取更多项目落地。一是加大市财政投入,采取优惠激励措施,进一步调动县(区)政府开展农村土地综合整治的积极性;二是拓展资金来源,采取以奖代补等优惠措施,支持和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形成多元化资金促进农村土地综合整治的工作格局。通过着力抓好“三个结合”,即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务必与扶贫开发相结合,与农村产业化相结合,与美丽新村建设相结合,充分发挥项目的综合效益。

(吴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