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纪的坚守 唯愿堰长通水长流——记珙县恒丰乡人大代表 叶明炘

◎江鹏 向小铭

在珙县恒丰乡,提起乡人大代表叶明炘,大家都赞不绝口。今年71岁的叶明炘,从21岁开始,坚持50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无怨无悔为大家守护一条8.6公里长的堰沟,确保两村5个社的农田灌溉和人畜饮水需求。

●建水库,一丝不苟当好监督员

恒丰乡位于珙县南部山区,这里山林清幽、民风朴实。武林村是恒丰乡较大的纯农业村,在上世纪60年代初,因水流稀少,常年干旱。“那些年,生产生活用水都成问题,建水库就是村民最大的梦想。”叶明炘回忆,“因为缺水,建水库之前,我们村水稻单产不足100斤,好多水田都被迫改为旱地”。

1966年6月,恒丰乡手扒岩水库正式动工。时年21岁的叶明炘被大家推选当上工程施工监督员。

“大家选我当施工监督员,我深感责任重大,这是组织对我的信任,群众对我的支持,我不能辜负众望,再苦再累也要坚持下去。”当上施工监督员的叶明炘,日夜奔波在手扒岩水库,风雨兼程。

“他天天在工地,从不迟到早退,工作一丝不苟,真是吃得苦又吃得亏。”谈起当年建水库的情形,武林村村民吴荣松记忆犹新:“叶明炘还经常将施工会地点选在自己家,好茶好饭招待大家。”

1976年,通过10年艰苦奋斗,恒丰乡手扒岩水库终于基本建成投入使用。总容量为12万立方米,可灌溉面积1200多亩,渠堰总长8.6公里,灌区辐射2个村,8个农业社,386户,1380人。

●护水堰,尽心尽责当好管理员

虽然水库修建完工,但是那条8.6公里的水堰是用土石和石灰砌的,漏水严重,常常“堰头水大堰尾干”。于是,叶明炘主动担当管理员,天天到水库和大堰去巡查,疏通堰沟、处理杂草……

汛期适量放水灌溉周边田地、枯水期护水、大雨洪涝天气及时泄洪,这是叶明炘的主要工作。刚开始,他担心下暴雨涨洪水冲垮水库,曾多次半夜冒着大雨出门放水,而他的家离水库大约要走一个半小时,很不方便。后来,他干脆在水库边修了一个简易房子当防洪值班室,每年5月2日到10月30日,他都坚持每天晚上住在值班室。

“没有工资,却是热情不减。他守住的不仅是水库,更是一份责任。”提到叶明炘,恒丰乡人大主席唐升级翘起大拇指。“平时出去巡查一个来回至少也得6个小时,若碰上塌方或是渠道堵塞,一出去便是一天。由于走的都是山路,碰上下雨天,经常摔倒,受伤那是家常便饭。”

●固水库,筹资投劳当好维修员

1984年,由于水库部分支堰出现松垮现象,叶明炘毫不犹豫地挑起了维修加固水库的重担。为了筹集维修经费,他东奔西走,四处筹集。在其努力下,先后争取到4000元专项维修基金,他还积极带头上山,开山取石,加固堰坝。在他的带领下,村民们都愿意义务投工投劳,原本需三年时间完成的加固工程仅用了两年就全面完成。

水库加固后,叶明炘又一心扑在了义务照看堰坝上,每当汛期来临,他总是第一时间通知大家,避免村民财产受到损失。在叶明炘的精心照看下,手扒岩水库再也没有出现坍塌现象。

有一个寒冬,堰沟被大量泥巴堵塞,为了能让村民们有水用,他挽起裤腿一个人疏通堰沟,顶着寒风冻雨,长长的堰沟用了几十天才疏通干净。

常与水打交道,就容易患上风湿病。“这个病呀,一到雨天就痛,特别是冬天下雨的时候,又冷又疼。”叶明炘平常地说,越是刮风下雨,他越要出去巡查,排查安全隐患:下雨时要忍受脚关节的隐痛,夏天时被蚊子叮毒虫咬,冬天更是手、脚、耳朵都要长冻疮……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守着。

2015年10月,通过叶明炘等人大代表的多次呼吁争取,乡政府投资57万元,完成对大堰的维修整治。“大堰硬化后比过去好多了,堰沟不垮不漏,偶尔清淤,我的工作也轻松多了。”说起乡政府实施的这次微型水利工程,叶明炘感慨地说,“我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我觉得真正为老百姓着想的还是共产党。”

“叶明炘的表现,当地干部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据唐升级介绍,叶明炘曾长期担任武林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和6社社长。1998年,叶明炘高票当选为恒丰乡第十四届人大代表,从此连选连任到现在的第十八届。此外,他还曾当选为珙县第十一届人大代表。

半世纪的坚守,年逾古稀的人大代表叶明炘风雨兼程,唯愿堰长通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