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市人大常委会开展养老服务业推进情况专题询问侧记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这首改编自爱尔兰诗人叶芝的歌曲曾经让不少人眼睛湿润,也让我们不得不正视这样一个严峻的事实:当前我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阶段,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已成为我国主动适应新常态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紧迫任务。那么,面临新形势的考验,宜宾准备好了吗?我们做了些什么?还有些什么困难问题?下一步该如何着力?

在8月29日市人大常委会举行的专题询问上,这些问题都通过常委会组成人员的询问,一一找到了答案。

据悉,今年年初,常委会就把人民群众高度关切的养老服务业推进情况列入监督工作计划,于8月初组织开展了专题调研。8月29日,在听取审议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养老服务业情况的报告》的基础上,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召开联组会议,对该项工作开展专题询问。

我市养老服务业发展整体规划情况怎样?实施效果如何?陈厚生委员率先发问。

对此,市民政局副局长余小洋介绍,2014年以来,市政府出台了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统筹规划了我市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总体目标和工作重点,并围绕“9073”目标,着力构建居家、社区和机构三个层面统筹推进的社会养老服务发展格局。2015年,全市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已达到30.3张。在保障老年人基本健康养老需求的基础上,还探索和创新养老机构建设和管理运营模式,积极发挥示范带动作用。

市发展改革委在做好养老项目储备与申报、积极争取中省资金支持方面情况怎样?在落实养老服务企业、项目融资方面情况怎样?刘鹏翔委员接着问到。

市发改委副主任杨启先从三个方面作了回答,一是深化简政放权的要求,优化投资环境,促进社会资本进入养老服务行业。2014年以来,全市民营养老机构由15个增长为34个,民办总床位数由2470张增加为6634张。二是紧盯政策、强化项目储备和申报,积极争取资金。2012年至今,我市共有7个中央预算内投资和省预算内投资养老项目,总投资达9800万元,建设总规模达39200平方米。三是强化项目监测和储备。自2014年底开始,我市记录在案的项目总计102个,总投资达24亿元。下一步将进一步简政放权,进一步强化项目管理,加强沟通对接,努力在中央预算内投资、省级预算内投资和专项建设基金中争得更大额度的资金支持。

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市、县(区)配套资金落实情况怎样?财政部门下一步有哪些资金或政策上的支持?针对农村敬老院集中供养对象看病难、就医贵问题,市级财政能否对特困供养对象医疗补助资金给予专项投入?万强委员特别关心资金问题。

市财政局局长张家园对此了然于胸,他说,在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市、县(区)配套资金落实方面。“床位补助”和“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建设”市级财政对非扩权县补助25%,对扩权县补助15%;“构建居家养老服务支持”市级财政定额补助每人每年100元。2015年已落实到位1999.7万元,另800万元验收合格后拨付。下一步将根据相关文件精神,探索按照实际入住床位,每张每月给予适当的营运补贴,资金由同级财政安排。

针对农村敬老院集中供养对象看病难、就医贵问题,张家园说,将首先加强农村医疗机构的建设,方便农村敬老院集中供养对象就医。下一步拟建立扶贫医疗救助资金机制,对建卡贫困户购买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第一档全额补助,并实施医疗救助。

郑学忠委员继续提问:对新建民办养老机构,开办者普遍反映存在“拿地难、拿好地更难”的情况,国土部门在保障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用地方面有什么措施?如何监管,切实保障土地用于建设养老服务设施?

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唐益林接过话筒说,市政府和民政、国土资源等部门先后出台了文件,对养老服务业用地作出了区别于一般产业用地的政策安排,一是可以使用已经开发建设完毕的土地用于发展养老服务业;二是可以利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兴办养老服务设施;三是可以优先安排增量土地。在土地供给方面,全市包括市本级及各个区、县均有一定数量的国有储备土地,能保障新办养老服务设施项目落地。唐益林还表示,国土部门将从合理界定范围,落实用途管制,强化部门监管等方面加强监管,切实保障土地用于建设养老服务设施。

凌生平委员把关注重点放在老年人医疗问题上:目前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资源较有限,服务体系彼此相对独立。卫生部门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推动医养融合发展?针对精神病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政府如何在政策保障、公共卫生机构建设和服务提供上予以支持?

对此,市卫生计生委主任李德勋说,一是统筹规划,完善协作机制;二是分类指导,推进“以医融养”、“以养融医”、“医养合作”和“家庭病床”四种模式;三是严格标准,提高服务质量;四是健全制度,完善运行机制;五是加大投入,建设高标准医养机构。通过综合施策,加快推进健康服务业发展,力争到2017年,健康养老服务覆盖所有居家老年人,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开设老年病科比例达到30% 以上;到 2020年,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开设老年病科比例达到40% 以上。针对精神病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李德勋表示,宜宾市将主要从健全制度保障机制、加大持续开展基层排查巡诊服务、探索建立基层“五位一体”工作机制以及进一步强化能力建设等四个方面做好这项工作。

李雪洁委员则对养老院安全深表关切:去年“5.25”河南鲁山养老院重特大火灾事故发人深省,为防范类似事件在我市发生,消防安全管理部门做了哪些工作?在消防安全监管中还存在哪些困难和问题?下一步有何打算?

市公安局局长孙小川说,我市目前有17家养老服务机构纳入了消防安全重点单位管理。市安委会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切实加强养老院等人员密集性场所安全管理的通知》,由公安消防部门牵头,组织开展了全面细致的消防安全检查。同时举办了养老福利机构专题培训,组织养老服务机构人员开展初期火灾扑救和逃生疏散演练,并指导完善了火灾防控和应急预案。

孙小川也坦承,由于受诸多客观原因限制,新建养老机构消防达标困难、历史遗留问题依然突出以及日常管理防范漏洞较多等问题也制约了工作的深入推进。下一步将针对问题,继续综合施策,主动作为,积极推动养老服务机构火灾防控工作。

我市城镇居住(小)区养老服务设施规划情况怎样?对城镇已建居住(小)区特别是老旧城区养老服务设施配建不达标问题,如何整改?宋开云委员抛出第七个问题。

市规划局局长左江答到,按照《宜宾市城市总体规划(2013-2020年)》和《宜宾市规划管理技术规定(2015版)》规定,我市将严格按照规划和标准配套建设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与住宅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验收、同步交付使用。并将养老设施的建设标准、建成后的处置方式等明确写入《规划设计条件通知书》中,交由国土资源部门在供地方案中予以明确。对缺乏养老服务设施的已建居住小区,将在旧城更新过程中完善;对于无法改造的老旧小区,可通过市场化运作手段,采取购置、置换、租赁等方式完善养老服务设施。

一旁的唐益林也接过话头说道,已经建成的老城区因历史原因存在配建的养老服务设施不达标问题,可按照“综合施策、分类处置”原则逐步予以解决,如利用已经建成的空闲厂房、学校和社区用房兴办养老服务设施;在符合规划前提下,准许在已经建成的住宅小区内增加非营利性老服务设施建筑面积;在“旧改”或“棚改”中需新建居住小区,则严格按照国家标准配套建设养老服务设施。

最后发问的程政委员则将着眼点放在“人”上:教育部门如何从整体上推进养老服务业人才培养工作?人社部门在稳定养老服务人员队伍、强化就业保障方面有何政策措施?

市教育体育局副局长肖安祥表示,通过开设并强化养老服务类专业、提高养老服务人才培养质量以及加强养老服务人才培训,整体推进养老服务业人才培养工作。针对专门培养养老服务人才的院校数量不足、养老服务类专业招生难、参与养老服务培训积极性不高等问题,肖安祥表示,下一步将继续扩大养老服务人才培养规模,进一步提升养老服务人才质量。

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局长聂洪康则表示,市人社部门通过开展职业培训和创业培训,提升了养老服务业从业人员和就业和创业能力;通过落实缓缴养老保险费、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和支持企业稳定岗位等政策,降低企业负担。同时,还通过鼓励高校毕业生和就业困难人员在养老服务机构就业,支持养老机构开发公益性岗位以及促进在养老服务业创业等政策,努力促进就业,稳定队伍。

会上,委员们的问题不断抛出,问得直接、到位;回答者们沉着应答,答得详尽、具体。正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陆振华在总结讲话中所指出的那样:这是一次坚持问题导向、有的放矢、效果明显的专题询问,形式好、工作实、选题精、效果实。通过专题询问,问出了真实情况,也问出了责任和担当。全市养老服务业工作,就在这一问一答中,得到进一步推动和落实。

(龙永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