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宜宾县越溪河河长制工作的调查与思考

◎罗平

按照中央关于推行河长制的重大决策和省委、市委的安排部署,宜宾县委对流经县域的27条河流均安排一名县级领导担任县级河长。其中,由笔者负责的越溪河是岷江左岸一级支流,向东南流经荣县入宜宾县合什镇,再经古罗镇、观音镇、隆兴乡、李场镇、古柏镇至邓头溪汇入岷江,在宜宾县境内干流长97.5km,流域面积1070 km2。通过认真调查,笔者对推进越溪河治理保护工作有如下思考。

一、越溪河的基本现状及治理成效

一是全面掌握基本情况。对越溪河流域范围内的工矿企业、大型养殖场和河道排污口等污染风险点进行了排查摸底,建立了越溪河“一河一档”,编制了“四张清单”和“一河一策”方案。二是加大污染整治力度。通过县级河长的协调和督促,越溪河综合整治取得了明显成效。各乡镇共出资100余万元,开展水葫芦打捞集中整治;有1座污水处理厂,10个污水处理站投入运行。三是建立长效管理机制。落实了《宜宾县河长巡河制度》《宜宾县河长制会议制度》等7项试行制度,并形成了广泛的社会监督机制。四是形成部门治河合力。实施“河长制”后,县级河长统筹协调,较好地解决了部门之间、越溪河流经乡镇之间的工作协调配合问题,形成了工作合力。五是水环境有效改善。越溪河的水环境明显改变,水体污染得到控制,生态环境得到恢复,城乡人居环境明显改善。

二、当前面临问题

一是认识还不到位。有些企业环保意识仍然较差,源头污水仍有排放。居(村)民还没有树立“人人都是治污者”的理念,农村面源污染依然严重。一些地方还存在“上游排放污染下游”,互相推诿、责任不清的现象。二是管理体制尚需理顺。市和县、乡镇三级政府,相互之间缺乏协调和衔接的机制,造成了流域上“区域分割”、职能上“部门分割”的现象。特别是多地交界处河流治理推诿问题,往往得不到有效解决。三是资金投入严重不足。河流环境整治需要资金投入的地方很多且数额巨大,比如城乡污水处理设施、企业废水治理达标排放、面源污染防治等,每项都需要大量资金。四是污染状况依然严峻。据县环保部门监测结果显示,2017年1-6月越溪河双河口入口断面主要污染物高锰酸盐指数、氨氮、总磷平均浓度分别为3.54mg/L、0.218mg/L、0.06mg/L。邓头溪出口断面主要污染物高锰酸盐指数、氨氮、总磷平均浓度分别为2.53mg/L、0.194mg/L、0.04mg/L,形势不容乐观。

三、主要对策建议

牢固树立“两大”理念。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抓生态环境保护就是坚持转型发展、科学发展”的理念,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把河长制工作抓紧、抓实、抓好。

始终坚持“两个”导向。一是始终坚持目标导向。紧紧围绕《宜宾县全面贯彻落实河长制工作方案》,明确到2020年基本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总体目标,选择好发展路径。二是始终坚持问题导向。做到存在什么问题,就整治什么问题,缺什么短板就补什么短板。要建立健全工作联动机制,抓实环保督查反馈问题的整改。

切实做到“六个强化”。一是强化规划引领。越溪河流域的生态治理保护专项规划要充分与国家生态修复廊道规划、国家湿地公园规划等有效衔接,坚持先规划、再建设。二是强化项目推动。坚持以项目为抓手,围绕专项规划,梳理产业项目、治理项目、保护项目等,实行清单制管理,制定年度实施计划,坚持不懈抓项目建设。三是强化资源整合。要围绕流域治理保护完善政策、安排项目、落实资金,重点整合城市建设、农业产业发展、现代林业试验区、环境保护等方面的项目和资金。四是强化融合发展。河流治理保护要与资源合理开发利用有机结合,资源合理开发利用要与培育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发展相结合。五是强化宣传动员。要在关键地点设置固定宣传标语,结合宣讲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精神,加大河流生态环保的宣传力度。六是强化联动推进。河长制工作跨地域、跨行业、跨部门,只有实行联动推进,才能做到事半功倍,统筹抓好上游污染物排放问题。

积极探索“四大创新”。一是探索机制创新。重点探索上下联动、部门协调、工作督察、考核问责等机制。二是探索模式创新。重点是探索流域生态治理保护与产业发展、项目建设、资源保护等相融共促的发展模式。三是探索政策创新。重点是探索与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相适应的绿色产业发展和范围内养殖场关闭的配套政策。四是探索投入创新。重点是在财政投入外,探索市场主体、社会资本、群众参与的投入机制。

着力建立“两大机制”。一是建立统筹协调机制。建立健全党委牵头、政府负责、社会参与的工作机制,强化区域联动、行业联动、部门联动。二是建立目标考核奖惩机制。建立完善“四张清单”,每一项工作细化到单位、到人,全面推动河长制工作落到实处。

(作者系宜宾县人大常委会主任)